Skip navigation.
Home

第三十七期:根系研究:历史、现状和未来。

主讲人:须健 教授
主持人:王意东

此次活动的交流主题内容是关于根系的研究。
须健老师的介绍是从世界上该领域的两个顶尖实验室-Ben Scheres’s& Philip Benfey’s开始的。两位带头大哥从九十年代初不约而同地分别开始根系研究,Ben Scheres的关注点集中在根发育的genetic program和signaling,涵括 cell fate,auxin maximum,Cell differentiation几个方向,但未涉及gene;而Philip Benfey则从一另一方向—organ formation,突变体角度开始了对根系研究的探索。高度决定视野,从这两个课题组所做内容,可以大致触摸到整个根系领域的发展,将近二十年所积淀下的历史。

站得高看得远,这是恒久未变的道理。须健老师讲起自己师从Ben Scheres时,自己在生长素极性运输方面的探索,真是激动人心。他与一位数学家合作,建立了生长素在拟南芥根系中的极性运输动态模型,这在生长素研究的道路上可谓是里程碑式的贡献。角度改变观念,思路决定出路。不同的科研视角, 将近20的年头的摸寻探索,两位大牛在根系上面灌水无数,其中CNS更是接连爆出。

谈到细胞全能性时,须健老师对我们之前认知的全能性进行更新纠正,以前我们都认为细胞是有全能性的,但是须健老师说并不是所有的细胞都具有全能性,随着研究的深入,已有人发现只是某一类细胞具有全能性。这就说明我们做科研的人要敢于挑战大家已经公认为是正确的理论,因为它并一定是正确的。从根系的历史中一路走来,须健老师也谈起了一些今后的想法,如何调动一些基因在特定的根组织细胞中进行表达,产生完整系统,PPT上的一张引图十分抓人眼球,从植物根系上直接长出了果实。我们都知道植物是历经营养阶段后才过渡到生殖阶段,即开花结果。而根上并没有开花,怎会结果?所以,我们期待这一有意思的现象在须健老师等研究根系发育的科学家们手下能得到解答。

why-what-how:
从开始的的第一张slide—为什么读研究生?从这个“Why”展开,须健老师将这场academic report做成可与座学生的更多互动,多方向交流的讨论。“博士生对什么方向感兴趣?”围坐在基因楼127室的一些研究生,博士生也都分享出自己的想法。尔后又抛出个open question—How can you get a perfect postdoc position?科研能力,科研兴趣,高IF的文章,还有一封好的推荐信。刚刚回到国内的须健老师也在接收各位同学的想法的同时分享出自己的观点。想法无对错,当Club members面对许久未见的须健老师,似乎有些拘谨,开放的形式下的交流分享,以求相互激发而碰撞出奇思妙想,乃JC成立宗旨和追求的目标之一。所谓“术业有专攻”,如何从不同科研领域借鉴到新思路、好方法来嫁接到自己研究课题;不放弃任何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在限定的时间内make a good presentation,convey ur idea,都是需要不断锻炼提高的环节,而积极的参与融入其中着实是基本条件之一。

如题“历史,今天与明天”,在不断的摸索中,深埋地下的根系秘密不断被破解,当我们在已达到的理论、技术积累的今日,开始实践着可以在根系上大有作为的美好愿景。 祝远道而归并且时刻关注JC发展的须健老师和所有关心、支持JC的clubber,在此学有所得,学有所成。

会议记录:张卓一,郑兰兰